> 深度 > 观点 > 正文

对话广州“最窄婚房”设计师:老城区旧改如何创造未来性?

  房子也会老,老去的房子如垂暮的老人,满身都是“摇摇欲坠”的气息:破旧、狭窄、闷热、漏水、光线昏暗。初建时的光鲜靓丽被尽数剥去,在城市不断更新的时代,显然,老房子中大多已经不能完全满足居民的生活需要。

  现在,这些都是设计师谢英凯正在解决的问题:如何将广州老城区中一栋3米宽、总面积为44平方米的老楼,改造成独具设计感的“婚房”?回答这个问题,谢英凯花了4个月。现在,如果你穿过越秀区与这栋小楼不期而遇:纯白色的外墙,弧形的外立面,屋内是简洁风的设计,原木色、奶白色与纯黑色互相交错,让这栋小楼“生长”出了10个房间,并打上广州“最窄婚房”的标签。

谢英凯设计的广州“最窄婚房” 受访者供图

  老城市,新活力,在“旧城改造”成为城市发展新命题的今天,老城区亟待与时代脉搏共振。记者对话设计师谢英凯,探讨如何透过广州“最窄婚房”的设计,重新审视广州老城区旧改的人文落脚点?拆除重建或旧居翻修,“最窄婚房”可以为广州旧改提供哪些经验?

谢英凯接受记者专访

  每年提供一个旧房改造案例

  为“老城市新活力”提供新注脚

 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广州人,谢英凯对广州的老房子有着别样的情怀。“街坊邻居好像都是你的亲戚,大姨、姨妈……一出门,打招呼能从巷头打到巷尾。晚上也不用关门,巷口第一户就像是‘保安队长’,没有陌生人能进来偷东西。”朴实、友好,这是谢英凯对幼时居住的越秀区老街区的基本印象。

  但随着近些年城市急速扩张,年轻人多数陆续搬走,老城区开始“变老”——“不仅是房子在变老,人和社会关系都在产生变化。”部分老房子的一楼变成仓库,工作人员进进出出,晚上6点时,大门被准时关上,老城区又恢复了安静的状态,只剩下老房子和守护它们的老人们。

  一批又一批的房子步入迟暮状态,谢英凯决定做点什么。“我们团队一年做一次旧房改造项目,可能干到我们老了,也只能做几十个案例。我就在想,我们能不能在这有限的几十个项目里,研究出一些共性的东西?”

“最窄婚房”内部 受访者供图

  研究一直在进行中。事实上,“最窄婚房”不是谢英凯的第一件“出圈”作品,作为电视台家装改造节目《梦想改造家》的常驻设计师,谢英凯已经拿出数个杰作:如将6层高的“空中碉堡”打造成可容六人居住生活的别墅房;如挑战17米高的百年老宅,让一家三代得以延续百年家族记忆;再如一改岭南99岁老人的百年“双子塔”,让岌岌可危的民国老宅变成安全的艺术居所……

  从老人到青年,从“空中碉堡”到窄小的婚房。每年,谢英凯团队都会更换旧房改造委托人的阶层,或挑选不同的房子结构。“不同的老房子有共通的问题。老房子的改造不一定要像我们的项目一样复杂,但在一些基本问题上,我们希望能产出一些共通的经验可供借鉴。”

  要让“老去”的城区重焕活力,谢英凯认为,人才是“源头活水”,而基础设施的完善则是吸引人的前提。随着房价上涨,不少年轻人将置业的目光投向均价相对较低的老街区,但基建的欠缺或老化、“百病缠身”的老房子始终是老街难以轻易解决的痛点。“把老城区的人文调性与完善的基建相结合,让年轻人在这里找到更多未来性。把‘新人类’注入回去老城区,可能老城区才会有希望。”

“最窄婚房”内部 受访者供图

  拆除重建或旧居翻修

  广州旧改的核心指向是“人”

  在广州,旧改并不是一个新近出现的城市发展命题。2009年,广州出台第一条城市更新管理办法,但受限周期漫长、资金压力等问题,旧改进程并不顺利。2018年后,广州在政策支持、成本统计上对旧改项目进行完善和优化,城市更新摁下加速键,旧改记录频频刷新。

  拆迁重建或旧居翻修,是城市更新改造过程中常用的两种方法。在谢英凯看来,这两种方式并无优劣之分,具体要看改造对象的情况。“旧改首先要保障房子的安全性。有些老房子内部仍是百年前的木框架结构,历史久远,加上虫害、漏水等问题,已经被判定为危房。在这种情况下,拆除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。当然,我们也可以采取更加厉害的技术将其完全保留,但建造成本显然过高。”

  旧改时是否要保持或恢复当地传统的建筑风格,也常常是大众讨论的另一个问题。作为设计师,谢英凯也时常能听到类似的声音。“岭南文化不应该是一种定式的东西。”谢英凯说:“没有灰砖、满洲窗,西关就不是西关了吗?建筑风格不是标准化的,它更多是外来文化和本地文化有效结合的一种体现。”

谢英凯为猫咪定制的小窝 受访者供图

  作为一名致力于旧房改造的设计师,谢英凯在设计和改造的实践中体会到:“城市更新是一项细致的工程,但目前国家在旧城改造上还欠缺一些精准的、定义的规范,更多的是沿用以前的建筑规范。”“众声喧哗”也是目前面临的困境。”旧改是一件公共决策的事情,要将不同的声音梳理出来也是其难点之一。”

  众声喧哗的旧改里,无论是对拆迁重建或旧居翻修的讨论,还是传统建筑风格与现代潮流的碰撞,最核心的指向仍然是人,谢英凯将其理解为“用力所能及的方式,为房子主人打造一个理想的家庭”,并朝着这个方向践行。在今年的越秀区“最窄婚房”改造中,谢英凯通过空间、功能的整合,让“老破小”的旧楼焕然一新,变成一座兼具设计感与实用性的婚房,甚至两只猫咪也拥有了为它们量身定制的小窝。“让他们感觉生活是美好的、有希望的。”谢英凯说。


编辑:liqing
凡注明“国际设计网”的所有文章,及本网站上的项目案例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经授权者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国际设计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